出轨的妻子

仗下春朝散,宫中昼漏稀。 渔阳城,南城杨家,一座别院里。   黑衣少年在蒲团上盘膝打坐,此刻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下,少年的皮肤显得有些黝黑,但嘴唇,却是没有一丝血色。   “呼!”   少年吐出了一口长气,一缕白气自他的口中喷吐而出,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便消失不见了。   若是此时有世俗武者在此看到一个少年居然练出了真气,定然会震惊不已!   当今这世道,一般人可没有这个本事。   长气吐出,少年的眼睛睁开,内中有精芒一闪而过,转眼便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木然,但只是瞬息的时间,这木然也已经不见了。   是啊,他来到这个世界,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,从一开始的茫然失措,到现在,终于是差不多能够接受了。   一个月的时间,其实不是很长,他还是强迫自己融入到这个世界的。   他叫杨泽,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杨家庄园内的一座小别院,而他的身份,是这杨家的二公子。   而杨家,在这整个渔阳城中也是名声不小,底下产业暂且不说,家主杨元震,便是渔阳城中有名的高手,即便是官府中,也有不少人与他交好。   看起来这个身份很不错,毕竟自己的爹那么厉害,自己身为他的儿子,日子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,但只有杨泽自己知道现在自己的地位。   首先就是杨家的家主杨元震,他一共有三个儿子,杨泽排在老二,各方面都比不上他的大哥,他那个大哥还瞧不起他。   单单看他现在住的地方就知道了,整个家族的嫡系都住在主宅,唯独他一个人搬到了别院来,待遇可见。   其次就是为何会这样的原因了,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他的资质,太平平无奇了。   他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名叫天武的王朝,虽然杨泽还没有出去转过,但是他也知道这个王朝是一个崇尚武风的地方,强者为尊。   在这里只要是有点家世的,几乎每一个人从小就会开始练武,希望能够成为一代强者,而杨家,更是不例外了。   杨泽身为杨家的二公子,从八岁开始修行最基础的拳脚功夫,到现在已经有十年的时间,也没有修炼出什么名堂出来,在整个家族中都是出了名的。   因为如此,杨泽在十四岁那年就被父亲喊着,搬到了这别院来,平时生活除了一个老仆人会照顾他之外,再也没有其他人了。 所幸杨泽也不是一个太纠结享受的人,现在他的生活也过得去,吃饱喝足,倒也滋润,只要能够让他好好地活下去就满足了。   偏偏在这个世界,危机太多,想要混吃等死太难了。   一个月前他刚刚到这里的时候,突然就被一个刺客袭击,若不是老谢及时赶到,差点他就要完蛋了。   也是因此激发出了他心中的狠厉,必须要努力修炼了,天赋都已经那么一般了,再不努力修炼,哪天突然死了都不知道。   抬头看着即将消失的夕阳,杨泽从蒲团中站了起来,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屋子,点起了一盏烛火。   火光照亮了房间,杨泽的手上多出了一本小册子,上面写着三个字,海心诀。   这海心诀可不是一般的东西,这是一门内功心法,也是他们杨家仅有的一门内功心法。   当世武道兴盛,也因此衍生出了众多的武学功法,只有修炼了武学功法,才可以成为一名武者。   而武学功法中分为功法和武学,功法就是内功心法,只有修炼内功心法才可以提升境界,而武学就是招式手段,对敌之技。   武学功法都是极为珍贵的,他们杨家在这渔阳城中已经算是排的上号的家族了,功法也仅仅只有一本海心诀而已,而海心诀在所有的功法中,也只是很普通的那种而已。   但就是这一本海心诀奠定了杨家的地位,在这渔阳城中,还有很多势力,他们根本就连功法都接触不到。   杨家中对于功法的把控是极为严格的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触到海心诀的,也就他们这几个公子爷才可以什么都不做才能够无偿得到海心诀。   不过他手上的海心诀也不是完整的,只有前三层罢了,只有等到他的功力境界提升上去了,才可以得到更高层次的功法。   海心诀共有六层,但是他们杨家掌握的只有五层,第六层,据说杨家的先祖就没有得到过。   而就算是五层的海心诀,现在整个杨家中,也只有他父亲修炼到了,其余人修炼到最高境界的,也不过才到第四层。 一个老汉端着饭菜走进了别院,老汉的双手很是粗糙,手背上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青筋凸起,看起来也不是一个一般人。   老汉唤做老谢,在杨家当了三十六年的仆人了,也学过武功,在杨家数百人中武功还算是不错的,一直以来都是他负责杨泽的起居生活。   杨泽自从十四岁之后就已经搬进了这别院中独自生活,老谢也服侍了他四年的时间,杨泽和老谢之间,也算是比较熟悉了。   此次杨泽遇刺之后,也是老谢一直在照料杨泽,要不是老谢,杨泽怕是要在这个地方饿死。   “二少爷,老奴把饭菜给你放在这里了。”老谢敬声说道。   “嗯。”杨泽轻应了一声,他看见了这次除了饭菜之外,还摆放着一支人参。   转念一想,这时间也差不多了,他身为家主的儿子,每个月都可以得到一支人参滋补身体,时间到了,自然会送来给他的。   见到了人参,杨泽的心中也舒缓了一些,这种人参算是这个世界最普通的灵药了,有这人参在,正好可以试验一些黑石的功能。   还没有动用饭菜,杨泽发现了老谢还站在这里,并未离开。   在他记忆中,他每次和老谢之间的交流都是很简洁的,老谢也不会废话,怎么这次就这样站在这里。   察觉到了杨泽的目光,老谢缓缓说了出来。   “二少爷,老奴最近听到了一些话,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”   杨泽眉头微皱,“有什么话就说出来,不要藏藏掖掖的。”身为杨家的二公子,他平时的作风还是要有的。   见到二少爷动怒,老谢立即说道:“最近庄园中有传闻说家主要派二少爷去打理家族的产业,还听到有人说二少爷在家族中是浪费资源,早点派出去为妙。”   “后面那句话,是不是杨德一说的。”   老谢顿了一声,回答道。   “是。” 点击查看出轨的妻子

杨泽愣了一下,父亲今天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他是真的看不懂了,在他的记忆中,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杨元震这个样子。   见到杨泽没有反应,杨元震的眼神闪烁了一下,说道:“怎么了,严父就不能对自己孩子好点吗?”   “没有没有,只是心中的疑问太多了,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问。”杨泽连忙解释道,还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样。   沉默了一下,杨元震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为父就跟你说下海心诀吧,毕竟练武以内功心法为基础,海心诀又是我杨家的不传之秘,你不懂的地方尽管问。”   杨泽的目光一闪,道:“父亲,我想请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给我看下。”   他这话一说出来,杨元震的目光顿时就多了一分不一样的色彩,杨泽没有回避杨元震的目光,迎了上去。 而他这一问出来,杨元震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了,正色说出了一番话来,却是让杨泽的脸色大变。   “是这样的,家族最近在北城有处产业闲置着,我想让你去打理一下,至于待遇,绝对不会亏待你,会按照最高的待遇给你的。   而且你去打理这处产业,我会尽量将大头的抽成留给你,除此之外,也会派八个引气境的好手给你打下手。   对了,老谢你也可以带过去,老谢的身手在家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,有他在,你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障。   这样的话,数年的时间下来,你也绝对会积累出不少的财产,足够你过完这一生了。”   “为什么?父亲这是为什么?”杨泽的语气满是不解,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他,完全就是指派一样。   杨元震来这里,完全就是来宣布的,不给他任何机会。   这是要赶他离开杨家了,按照杨元震的意思是要他去打理几年那处产业,然后再将他移走,再回来这里,估计是难了。   就算是老谢提前透露过一点风声,他也没有想到会到这么严重的地步。   杨元震的面色有些复杂,想了一下,随即才开口。   “本来不想跟你说的,但是这件事情你早晚会知道,再加上你都开口问了,那我就告诉你吧。   半年后,舞阳武院将要到渔阳城招收弟子,我们杨家正好有一个名额,可以参加考核,我决定到时候就在你们兄弟三人中选出一人,去参加这场考核,若有人能够通过考核,从此就将成为舞阳武院的弟子!” 杨元震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语气中竟然出现了一点情绪的波动,尽管很快就消失不见了,但还是被杨泽捕捉到了。   杨泽最初还没有反应过来,但很快的,他就想起来这句话中代表是什么意思了,呼吸顿时就变得急促起来。   在这一世的记忆中,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于蓝星的世界,天武王朝中,武道文明兴盛,几乎没有什么人不知道武道。   武道文明兴盛,使得整个天武王朝中修炼武道的人数不胜数,据说武道据说武道中的强者,可以做到飞天遁地,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相比的。   而有一部分强大武者,他们建立了一个个势力,武院,便是其中的一种,若是能够加入到其中,就有机会可以成为强大的武者。   只是想要加入武院,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杨泽的记忆中听过哪个武院来过渔阳城招收弟子,毕竟武院这等存在,离他们实在是太遥远了。   别看他们杨家在渔阳城中还有点地位,但是还远远够不到武院的那个级别。 横烟袅处鸡豚社,落日浓边橘柚山。 一起来看出轨的妻子

杨元震说的很轻松,他知道杨泽的内心或许会很愤怒,但他也没有办法管那么多了。   “父亲,三弟才十岁,你就已经替他安排好这一切了吗。”   杨泽的声音很是平静,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杨山,他跟杨海是一母同胞生的,而他们的母亲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。   杨山是杨元震续弦之后生的,杨元震现在很是疼爱自己的夫人,对于这个小儿子,自然也是爱屋及乌。   杨海若是真的能够进入武院,那么未来不可能执掌杨家,而家主这个位置,杨元震选择给了杨山,他杨泽,则是要彻底离开杨家,这就是杨元震安排好的一切。   “泽儿,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产业的,只有你三弟执掌家族,才能让家族发展的更好,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。”   “那武院名额呢,我就一点希望都没有吗?”   “你大哥的资质比你要好出许多,我们只有一个参加考核的名额,必须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。”   “要是我能打败大哥呢?” ……   第二天杨泽走出了院子,来到这里一个月了,他还没有出去转转,今天想在庄园里面转转。  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房门,一个穿着黑色劲装,年纪看起来与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。   见到杨泽出来,这个灰衣男子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,一个不是很友好的笑容。   “呦,看来我今天还来对了,没有想到我们的缩头乌龟二少爷今天还敢走出来。”杨泽还没有开口,这灰衣男子先说话了。   “杨德一,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玩这些把戏。”杨泽的眼中满是厌恶,此人就是那杨德一,看来是得到了他要和杨海比试的消息了,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。   “怎么了,敢挑战大少爷,结果见到我就想逃走啊,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,就趁早走吧,别三个月后丢人现眼,要不然,今天先跟我来练两下子?”杨德一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。 本来想要走开的杨泽立主了,看了一眼那狂妄的杨德一。   “希望你不要后悔,演武场见。”只说了一句话,杨泽就朝着庄园中专门修建出来供他们实战演练的演武场走了过去。   杨德一没有想到杨泽会答应,但是话已经说了出来哪里能够反悔,也是快步跟了上去。   当杨德一和杨泽一起站上演武场的时候,消息已经在庄园中扩散出去了,大量的人都在往演武场那边聚集了过去。   资质平平的杨泽时隔多年再度出现在演武场,本就是一个劲爆的新闻了,结果还是要和杨德一比试,这就更加劲爆了。   演武场上,看到那么多人聚集着,杨德一的心中十分激动,他觉得自己扬名的机会就要来了,正面击败一个不得宠的二少爷,肯定能够让自己在杨家的地位再度提升。   激动的心情让他的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,还没有出手的他,已经幻想起了等下一拳打趴杨泽是什么样的状况了。 抵死愁禁千斛酒,薄情雨送一城花。 出轨的妻子 悠然饱听松风睡,勾漏丹砂底用求?村妇犹多跣,山猿逐少啼。

发布于 2024-05-24 03:27:20
收藏 719
分享 609
评论 340
点赞 216
目录

    0 条评论

   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,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