班长哭了能不能再抠

内厚质正兮,大人所盛。 渔阳城,南城杨家,一座别院里。   黑衣少年在蒲团上盘膝打坐,此刻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下,少年的皮肤显得有些黝黑,但嘴唇,却是没有一丝血色。   “呼!”   少年吐出了一口长气,一缕白气自他的口中喷吐而出,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便消失不见了。   若是此时有世俗武者在此看到一个少年居然练出了真气,定然会震惊不已!   当今这世道,一般人可没有这个本事。   长气吐出,少年的眼睛睁开,内中有精芒一闪而过,转眼便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木然,但只是瞬息的时间,这木然也已经不见了。   是啊,他来到这个世界,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,从一开始的茫然失措,到现在,终于是差不多能够接受了。   一个月的时间,其实不是很长,他还是强迫自己融入到这个世界的。   他叫杨泽,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杨家庄园内的一座小别院,而他的身份,是这杨家的二公子。   而杨家,在这整个渔阳城中也是名声不小,底下产业暂且不说,家主杨元震,便是渔阳城中有名的高手,即便是官府中,也有不少人与他交好。   看起来这个身份很不错,毕竟自己的爹那么厉害,自己身为他的儿子,日子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,但只有杨泽自己知道现在自己的地位。   首先就是杨家的家主杨元震,他一共有三个儿子,杨泽排在老二,各方面都比不上他的大哥,他那个大哥还瞧不起他。   单单看他现在住的地方就知道了,整个家族的嫡系都住在主宅,唯独他一个人搬到了别院来,待遇可见。   其次就是为何会这样的原因了,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他的资质,太平平无奇了。   他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名叫天武的王朝,虽然杨泽还没有出去转过,但是他也知道这个王朝是一个崇尚武风的地方,强者为尊。   在这里只要是有点家世的,几乎每一个人从小就会开始练武,希望能够成为一代强者,而杨家,更是不例外了。   杨泽身为杨家的二公子,从八岁开始修行最基础的拳脚功夫,到现在已经有十年的时间,也没有修炼出什么名堂出来,在整个家族中都是出了名的。   因为如此,杨泽在十四岁那年就被父亲喊着,搬到了这别院来,平时生活除了一个老仆人会照顾他之外,再也没有其他人了。 “海心诀第一层的运转路线!”杨泽默默想道。   这灰色身影就是黑石为他打造出来最好的一个师傅,因为这个灰色身影会将他修炼的功法复刻出来,而杨泽,就可以照着灰色身影复刻出来的功法去修炼。   不过究竟是不是完美复刻出来杨泽不知道,但他看到了这灰色身影修炼的海心诀,的确是比小册子上的更加完美。   但是具体的,他还是要找个机会去试探一下他父亲,才好验证。   在杨泽的目光中,灰色身影很快就将海心诀第一层完全运转一遍了,但没有停下,而是重新运转起了第一层。   对于这个情况,杨泽也搞不明白,或许是因为他的海心诀只练成了第一层,所以灰色身影现在也只能够复刻第一层。   而杨泽也在这个时候盘膝坐了下来,跟着灰色身影展现出来的修炼路径,一起修炼了起来。   以前的杨泽修炼海心诀上留下了不少漏洞,都被杨泽这段时间利用黑石给扭转过来了,还因此快冲破到第二层了。   如今的杨泽海心诀运转起来,身上表皮的毛孔在这个时候快速闭合关闭,如此反复不停。   杨泽展现出来的海心诀运转速度,比起灰色身影,也不逞多让。   很快海心诀的第一次也被杨泽运转一遍了,但是他也没有停下,而是跟着灰色身影疯狂修炼了下去。   此次进入黑石他早就做好了打算,必须要冲破到引气境再停下。   不知道运转了多少遍,杨泽的体内那短暂凝聚出来的一缕真气,这个时候在体内快速游走,刺激着杨泽的毛孔张开。 ……   第二天一早,杨泽才刚刚起床的时候,他的房门就被打开了来,一个粗眉国字脸的黑衣中年男子就已走了进来。   一见到这个人,杨泽的内心震了一下,此人就是他的父亲,杨家家主杨元震!   也是杨家的第一高手,整个杨家的基业,可以说差不多都是此人打下来的。   杨元震的出现很突兀,杨泽先前一点都没有感觉到,两人的实力差距,还是太大了,杨泽的心中很是不明白,为何父亲现在会过来。   “看来老谢倒是没有说谎,你最近的确比以前勤劳多了,以前的你可不会这么早就起来,坐下来吧,为父今天过来,是有事情要跟你说的。”   说话间,杨泽已经是跟着杨元震一起坐了下来。   “面色红润,气息沉稳,看来这段时间练功有成效了,来,平日里练功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,尽管提出来,为父今天好好帮你解答一下。” 点击查看班长哭了能不能再抠

杨泽愣了一下,父亲今天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他是真的看不懂了,在他的记忆中,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杨元震这个样子。   见到杨泽没有反应,杨元震的眼神闪烁了一下,说道:“怎么了,严父就不能对自己孩子好点吗?”   “没有没有,只是心中的疑问太多了,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问。”杨泽连忙解释道,还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样。   沉默了一下,杨元震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为父就跟你说下海心诀吧,毕竟练武以内功心法为基础,海心诀又是我杨家的不传之秘,你不懂的地方尽管问。”   杨泽的目光一闪,道:“父亲,我想请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给我看下。”   他这话一说出来,杨元震的目光顿时就多了一分不一样的色彩,杨泽没有回避杨元震的目光,迎了上去。 而他这一问出来,杨元震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了,正色说出了一番话来,却是让杨泽的脸色大变。   “是这样的,家族最近在北城有处产业闲置着,我想让你去打理一下,至于待遇,绝对不会亏待你,会按照最高的待遇给你的。   而且你去打理这处产业,我会尽量将大头的抽成留给你,除此之外,也会派八个引气境的好手给你打下手。   对了,老谢你也可以带过去,老谢的身手在家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,有他在,你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障。   这样的话,数年的时间下来,你也绝对会积累出不少的财产,足够你过完这一生了。”   “为什么?父亲这是为什么?”杨泽的语气满是不解,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他,完全就是指派一样。   杨元震来这里,完全就是来宣布的,不给他任何机会。   这是要赶他离开杨家了,按照杨元震的意思是要他去打理几年那处产业,然后再将他移走,再回来这里,估计是难了。   就算是老谢提前透露过一点风声,他也没有想到会到这么严重的地步。   杨元震的面色有些复杂,想了一下,随即才开口。   “本来不想跟你说的,但是这件事情你早晚会知道,再加上你都开口问了,那我就告诉你吧。   半年后,舞阳武院将要到渔阳城招收弟子,我们杨家正好有一个名额,可以参加考核,我决定到时候就在你们兄弟三人中选出一人,去参加这场考核,若有人能够通过考核,从此就将成为舞阳武院的弟子!” 杨元震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语气中竟然出现了一点情绪的波动,尽管很快就消失不见了,但还是被杨泽捕捉到了。   杨泽最初还没有反应过来,但很快的,他就想起来这句话中代表是什么意思了,呼吸顿时就变得急促起来。   在这一世的记忆中,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于蓝星的世界,天武王朝中,武道文明兴盛,几乎没有什么人不知道武道。   武道文明兴盛,使得整个天武王朝中修炼武道的人数不胜数,据说武道据说武道中的强者,可以做到飞天遁地,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相比的。   而有一部分强大武者,他们建立了一个个势力,武院,便是其中的一种,若是能够加入到其中,就有机会可以成为强大的武者。   只是想要加入武院,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杨泽的记忆中听过哪个武院来过渔阳城招收弟子,毕竟武院这等存在,离他们实在是太遥远了。   别看他们杨家在渔阳城中还有点地位,但是还远远够不到武院的那个级别。 穷搜未遍忽惊觉,半窗朝日初曈曨。 一起来看班长哭了能不能再抠

想到了这里,杨泽立马就意识到了父亲口中所说的这个名额,是有多么珍贵了,势必会引起一场激烈的争夺。   而他们杨家的这个考核名额,一样是会引起一场激烈的争夺,毕竟要是能够进入武院,那人生轨迹都在会发生变化。  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,这个名额,要在他们兄弟三人中选出一人,而看他父亲现在的意思,这个名额要给谁,已经有结果了!   “这个消息,可是为父花了不少的代价这才知道的,至于这个名额,对我们杨家来说更是重要!   整个渔阳城中,能够有考核名额的家族可不多,这次我们杨家,一定要借助这个名额,将子弟送入舞阳武院!”   杨元震的声音中满是坚定,身为杨家的掌舵人,家族里面若是能够出一个武院弟子,对杨家的臂助会有多大,他非常清楚。   看着脸色渐渐恢复成平静模样的杨泽,杨元震知道杨泽已经懂了,话挑明来说也好,这件事根本就藏不住多久,与其到时候惹出事端来,倒不如现在就解决掉。   “你大哥要是离开之后,我这脉中,就属你最优秀了,而有你在,不利于你三弟的发展,所以你早点出去锻炼,未来我会尽量给你安排好一条路的,若是你能够将产业打理好的话,帮你在官府中谋一个职位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 “不可能的事情,你大哥的功力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,同辈人能够胜过他的,渔阳城中也没有几个,你还是死心吧。”   “我可以答应父亲安排的一切,但是我希望父亲能够答应我一个请求。”   “说吧,只要不是太过分,我都能答应你。”   “我想修炼黑虎刀法,另外三个月后,我希望能够和大哥比试一场,不管输赢,那时我都会接受安排。”   杨泽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,杨元震沉默了,但是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杨泽的请求,因为在他的心里,杨泽是不可能打败杨海的。   黑虎刀法,他也传给杨泽了,看来杨泽早就知道了杨海在修炼黑虎刀法的事情,不然也不会提出这个要求,想要一场公平的比试。   杨元震走了,而杨泽的内心,现在也是非常复杂,突破的喜悦在这个时候荡然无存。  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看出了没有转圜的余地了,他现在也是放手一搏。 ……   第二天杨泽走出了院子,来到这里一个月了,他还没有出去转转,今天想在庄园里面转转。  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房门,一个穿着黑色劲装,年纪看起来与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。   见到杨泽出来,这个灰衣男子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,一个不是很友好的笑容。   “呦,看来我今天还来对了,没有想到我们的缩头乌龟二少爷今天还敢走出来。”杨泽还没有开口,这灰衣男子先说话了。   “杨德一,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玩这些把戏。”杨泽的眼中满是厌恶,此人就是那杨德一,看来是得到了他要和杨海比试的消息了,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。   “怎么了,敢挑战大少爷,结果见到我就想逃走啊,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,就趁早走吧,别三个月后丢人现眼,要不然,今天先跟我来练两下子?”杨德一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。 人生作麽禁寒暑,世事何如付酒杯。 班长哭了能不能再抠 荒畦杞菊花,犹用充羹臛。

发布于 2024-05-24 00:06:23
收藏 828
分享 693
评论 412
点赞 856
目录

    0 条评论

   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,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