洗衣屋

凤凰所宿处,月映孤桐寒。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东西,是因为他穿越到这里后黑石往他脑海中灌输了一段记忆下去。   但是记忆归记忆,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厉害,还有待鉴定。   不过杨泽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,这东西是真的有用处的,起码让自己的修炼上快了不少了。   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,触摸到了一块旮沓,一块黑色的石头被他取了出来,落在了他的掌心中,这便是黑石。   看起来和路边的普通石头别无两样,但是杨泽知道就是这块石头在他走出小区的时候砸中了他,将他带来了这个世界。   之后也是这块石头成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唯一依仗,可谓是造化弄人,不过也正说明了这块石头,绝对是一个有大来历的宝贝。   正在此时,他的房门突然被敲响了。   “二少爷,该吃东西了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。   听见了这个声音,杨泽的眉头微皱,但转瞬就恢复了正常。   杨泽翻手间将黑色石头收了起来,转身站了起来。   “老谢,把饭菜端进来吧。”   话音刚落,房门就开起来了。 杨泽愣了一下,父亲今天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他是真的看不懂了,在他的记忆中,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杨元震这个样子。   见到杨泽没有反应,杨元震的眼神闪烁了一下,说道:“怎么了,严父就不能对自己孩子好点吗?”   “没有没有,只是心中的疑问太多了,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问。”杨泽连忙解释道,还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样。   沉默了一下,杨元震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为父就跟你说下海心诀吧,毕竟练武以内功心法为基础,海心诀又是我杨家的不传之秘,你不懂的地方尽管问。”   杨泽的目光一闪,道:“父亲,我想请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给我看下。”   他这话一说出来,杨元震的目光顿时就多了一分不一样的色彩,杨泽没有回避杨元震的目光,迎了上去。 而他这一问出来,杨元震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了,正色说出了一番话来,却是让杨泽的脸色大变。   “是这样的,家族最近在北城有处产业闲置着,我想让你去打理一下,至于待遇,绝对不会亏待你,会按照最高的待遇给你的。   而且你去打理这处产业,我会尽量将大头的抽成留给你,除此之外,也会派八个引气境的好手给你打下手。   对了,老谢你也可以带过去,老谢的身手在家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,有他在,你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障。   这样的话,数年的时间下来,你也绝对会积累出不少的财产,足够你过完这一生了。”   “为什么?父亲这是为什么?”杨泽的语气满是不解,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他,完全就是指派一样。   杨元震来这里,完全就是来宣布的,不给他任何机会。   这是要赶他离开杨家了,按照杨元震的意思是要他去打理几年那处产业,然后再将他移走,再回来这里,估计是难了。   就算是老谢提前透露过一点风声,他也没有想到会到这么严重的地步。   杨元震的面色有些复杂,想了一下,随即才开口。   “本来不想跟你说的,但是这件事情你早晚会知道,再加上你都开口问了,那我就告诉你吧。   半年后,舞阳武院将要到渔阳城招收弟子,我们杨家正好有一个名额,可以参加考核,我决定到时候就在你们兄弟三人中选出一人,去参加这场考核,若有人能够通过考核,从此就将成为舞阳武院的弟子!” 点击查看洗衣屋

杨元震说的很轻松,他知道杨泽的内心或许会很愤怒,但他也没有办法管那么多了。   “父亲,三弟才十岁,你就已经替他安排好这一切了吗。”   杨泽的声音很是平静,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杨山,他跟杨海是一母同胞生的,而他们的母亲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。   杨山是杨元震续弦之后生的,杨元震现在很是疼爱自己的夫人,对于这个小儿子,自然也是爱屋及乌。   杨海若是真的能够进入武院,那么未来不可能执掌杨家,而家主这个位置,杨元震选择给了杨山,他杨泽,则是要彻底离开杨家,这就是杨元震安排好的一切。   “泽儿,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产业的,只有你三弟执掌家族,才能让家族发展的更好,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。”   “那武院名额呢,我就一点希望都没有吗?”   “你大哥的资质比你要好出许多,我们只有一个参加考核的名额,必须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。”   “要是我能打败大哥呢?” ……   第二天杨泽走出了院子,来到这里一个月了,他还没有出去转转,今天想在庄园里面转转。  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房门,一个穿着黑色劲装,年纪看起来与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。   见到杨泽出来,这个灰衣男子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,一个不是很友好的笑容。   “呦,看来我今天还来对了,没有想到我们的缩头乌龟二少爷今天还敢走出来。”杨泽还没有开口,这灰衣男子先说话了。   “杨德一,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玩这些把戏。”杨泽的眼中满是厌恶,此人就是那杨德一,看来是得到了他要和杨海比试的消息了,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。   “怎么了,敢挑战大少爷,结果见到我就想逃走啊,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,就趁早走吧,别三个月后丢人现眼,要不然,今天先跟我来练两下子?”杨德一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。 本来想要走开的杨泽立主了,看了一眼那狂妄的杨德一。   “希望你不要后悔,演武场见。”只说了一句话,杨泽就朝着庄园中专门修建出来供他们实战演练的演武场走了过去。   杨德一没有想到杨泽会答应,但是话已经说了出来哪里能够反悔,也是快步跟了上去。   当杨德一和杨泽一起站上演武场的时候,消息已经在庄园中扩散出去了,大量的人都在往演武场那边聚集了过去。   资质平平的杨泽时隔多年再度出现在演武场,本就是一个劲爆的新闻了,结果还是要和杨德一比试,这就更加劲爆了。   演武场上,看到那么多人聚集着,杨德一的心中十分激动,他觉得自己扬名的机会就要来了,正面击败一个不得宠的二少爷,肯定能够让自己在杨家的地位再度提升。   激动的心情让他的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,还没有出手的他,已经幻想起了等下一拳打趴杨泽是什么样的状况了。 野旷乌声乐,溪清雁影斜。 一起来看洗衣屋

……   第二天杨泽走出了院子,来到这里一个月了,他还没有出去转转,今天想在庄园里面转转。  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房门,一个穿着黑色劲装,年纪看起来与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。   见到杨泽出来,这个灰衣男子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,一个不是很友好的笑容。   “呦,看来我今天还来对了,没有想到我们的缩头乌龟二少爷今天还敢走出来。”杨泽还没有开口,这灰衣男子先说话了。   “杨德一,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玩这些把戏。”杨泽的眼中满是厌恶,此人就是那杨德一,看来是得到了他要和杨海比试的消息了,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。   “怎么了,敢挑战大少爷,结果见到我就想逃走啊,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,就趁早走吧,别三个月后丢人现眼,要不然,今天先跟我来练两下子?”杨德一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。 而他这一问出来,杨元震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了,正色说出了一番话来,却是让杨泽的脸色大变。   “是这样的,家族最近在北城有处产业闲置着,我想让你去打理一下,至于待遇,绝对不会亏待你,会按照最高的待遇给你的。   而且你去打理这处产业,我会尽量将大头的抽成留给你,除此之外,也会派八个引气境的好手给你打下手。   对了,老谢你也可以带过去,老谢的身手在家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,有他在,你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障。   这样的话,数年的时间下来,你也绝对会积累出不少的财产,足够你过完这一生了。”   “为什么?父亲这是为什么?”杨泽的语气满是不解,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他,完全就是指派一样。   杨元震来这里,完全就是来宣布的,不给他任何机会。   这是要赶他离开杨家了,按照杨元震的意思是要他去打理几年那处产业,然后再将他移走,再回来这里,估计是难了。   就算是老谢提前透露过一点风声,他也没有想到会到这么严重的地步。   杨元震的面色有些复杂,想了一下,随即才开口。   “本来不想跟你说的,但是这件事情你早晚会知道,再加上你都开口问了,那我就告诉你吧。   半年后,舞阳武院将要到渔阳城招收弟子,我们杨家正好有一个名额,可以参加考核,我决定到时候就在你们兄弟三人中选出一人,去参加这场考核,若有人能够通过考核,从此就将成为舞阳武院的弟子!” 而他这一问出来,杨元震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了,正色说出了一番话来,却是让杨泽的脸色大变。   “是这样的,家族最近在北城有处产业闲置着,我想让你去打理一下,至于待遇,绝对不会亏待你,会按照最高的待遇给你的。   而且你去打理这处产业,我会尽量将大头的抽成留给你,除此之外,也会派八个引气境的好手给你打下手。   对了,老谢你也可以带过去,老谢的身手在家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,有他在,你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障。   这样的话,数年的时间下来,你也绝对会积累出不少的财产,足够你过完这一生了。”   “为什么?父亲这是为什么?”杨泽的语气满是不解,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他,完全就是指派一样。   杨元震来这里,完全就是来宣布的,不给他任何机会。   这是要赶他离开杨家了,按照杨元震的意思是要他去打理几年那处产业,然后再将他移走,再回来这里,估计是难了。   就算是老谢提前透露过一点风声,他也没有想到会到这么严重的地步。   杨元震的面色有些复杂,想了一下,随即才开口。   “本来不想跟你说的,但是这件事情你早晚会知道,再加上你都开口问了,那我就告诉你吧。   半年后,舞阳武院将要到渔阳城招收弟子,我们杨家正好有一个名额,可以参加考核,我决定到时候就在你们兄弟三人中选出一人,去参加这场考核,若有人能够通过考核,从此就将成为舞阳武院的弟子!” 拟看飞花阵,翻成建水声。 洗衣屋 物累诚可遣,疲氓终未忘。

发布于 2024-05-24 00:12:49
收藏 847
分享 205
评论 413
点赞 914
目录

    0 条评论

   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,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