囡囡

比德好闲,习以都只。 渔阳城,南城杨家,一座别院里。   黑衣少年在蒲团上盘膝打坐,此刻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下,少年的皮肤显得有些黝黑,但嘴唇,却是没有一丝血色。   “呼!”   少年吐出了一口长气,一缕白气自他的口中喷吐而出,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便消失不见了。   若是此时有世俗武者在此看到一个少年居然练出了真气,定然会震惊不已!   当今这世道,一般人可没有这个本事。   长气吐出,少年的眼睛睁开,内中有精芒一闪而过,转眼便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木然,但只是瞬息的时间,这木然也已经不见了。   是啊,他来到这个世界,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,从一开始的茫然失措,到现在,终于是差不多能够接受了。   一个月的时间,其实不是很长,他还是强迫自己融入到这个世界的。   他叫杨泽,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杨家庄园内的一座小别院,而他的身份,是这杨家的二公子。   而杨家,在这整个渔阳城中也是名声不小,底下产业暂且不说,家主杨元震,便是渔阳城中有名的高手,即便是官府中,也有不少人与他交好。   看起来这个身份很不错,毕竟自己的爹那么厉害,自己身为他的儿子,日子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,但只有杨泽自己知道现在自己的地位。   首先就是杨家的家主杨元震,他一共有三个儿子,杨泽排在老二,各方面都比不上他的大哥,他那个大哥还瞧不起他。   单单看他现在住的地方就知道了,整个家族的嫡系都住在主宅,唯独他一个人搬到了别院来,待遇可见。   其次就是为何会这样的原因了,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他的资质,太平平无奇了。   他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名叫天武的王朝,虽然杨泽还没有出去转过,但是他也知道这个王朝是一个崇尚武风的地方,强者为尊。   在这里只要是有点家世的,几乎每一个人从小就会开始练武,希望能够成为一代强者,而杨家,更是不例外了。   杨泽身为杨家的二公子,从八岁开始修行最基础的拳脚功夫,到现在已经有十年的时间,也没有修炼出什么名堂出来,在整个家族中都是出了名的。   因为如此,杨泽在十四岁那年就被父亲喊着,搬到了这别院来,平时生活除了一个老仆人会照顾他之外,再也没有其他人了。 一个老汉端着饭菜走进了别院,老汉的双手很是粗糙,手背上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青筋凸起,看起来也不是一个一般人。   老汉唤做老谢,在杨家当了三十六年的仆人了,也学过武功,在杨家数百人中武功还算是不错的,一直以来都是他负责杨泽的起居生活。   杨泽自从十四岁之后就已经搬进了这别院中独自生活,老谢也服侍了他四年的时间,杨泽和老谢之间,也算是比较熟悉了。   此次杨泽遇刺之后,也是老谢一直在照料杨泽,要不是老谢,杨泽怕是要在这个地方饿死。   “二少爷,老奴把饭菜给你放在这里了。”老谢敬声说道。   “嗯。”杨泽轻应了一声,他看见了这次除了饭菜之外,还摆放着一支人参。   转念一想,这时间也差不多了,他身为家主的儿子,每个月都可以得到一支人参滋补身体,时间到了,自然会送来给他的。   见到了人参,杨泽的心中也舒缓了一些,这种人参算是这个世界最普通的灵药了,有这人参在,正好可以试验一些黑石的功能。   还没有动用饭菜,杨泽发现了老谢还站在这里,并未离开。   在他记忆中,他每次和老谢之间的交流都是很简洁的,老谢也不会废话,怎么这次就这样站在这里。   察觉到了杨泽的目光,老谢缓缓说了出来。   “二少爷,老奴最近听到了一些话,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”   杨泽眉头微皱,“有什么话就说出来,不要藏藏掖掖的。”身为杨家的二公子,他平时的作风还是要有的。   见到二少爷动怒,老谢立即说道:“最近庄园中有传闻说家主要派二少爷去打理家族的产业,还听到有人说二少爷在家族中是浪费资源,早点派出去为妙。”   “后面那句话,是不是杨德一说的。”   老谢顿了一声,回答道。   “是。” 老谢走了,杨泽并没有问太多事情,自己活了两世,有些事情知道个大概,也就能够猜出来了。   杨德一,此人和他不对付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。   这个杨德一是杨家一位长老的孙子,年纪和杨泽相仿,但因为是杨家旁系,所以在杨家中能够得到的资源比起杨泽就少多了。   但其天赋却是比杨泽好,用着比杨泽少的资源,同样是修炼海心诀,却是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将海心诀第一层修炼到顶峰了,只差一步,便可以练出真气,将海心诀第二层练成,踏入引气境。   同时这杨德一还主动去抱住了杨泽的大哥,杨海的大腿。   平日里为了讨好杨海,可是费尽了心思,知道杨海不喜杨泽,更是没有少针对杨泽。   所以杨泽才会一听到家族中有对自己不好的言语,一下子便猜出是这人了。   不过这次的事情听来倒是不小,那打理杨家的产业,看似是重用他,实际上是将他调离了杨家的核心圈子。   他们几个兄弟年纪还不是很大,若是在这个时候被调离杨家的核心圈子,那在家族中的声望就会因此降低不少,未来恐怕再难掌握家族大权。   “不对,父亲平日里虽然不重视我,但也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,他也不可能现在就扶持大哥上位,这背后,恐怕有人在作祟!”杨泽喃喃自语道,心中一个个面孔已经是快速浏览过去了。   “杨德一的爷爷!” 点击查看囡囡

他很快就确定了,杨海有多么受宠,这在杨家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因此有不少人早就和杨海结交了。   而杨德一的爷爷身为杨家长老,虽然没有必要去结交一个未来可能成为家主的人,但这并不妨碍他帮自己的孙子一把。   若是他跟杨元震说一些话,以他的地位是能够影响到杨元震的,更能够将这个人情算在自己的孙子头上。   “这倒是个不小的麻烦,不过看来这些人要将我调出去,应该就是因为我功力尚浅的原因了,等我的实力有进展后,应该能够阻止这件事情。   幸好我现在有了黑石,再进入一次黑石,我的海心诀就能够突破到第二层了,再找个机会展现一下我的实力,我现在还不能够离开家族!”   杨泽不想出去打理产业倒不是他想要那家主的位置,而是现在杨家的待遇太好了,凡事根本不需要自己操心。   若是离开了庄园,在外要打理那么多的产业,修炼时间必不可免会减少,同时他也明白外界似乎不是那么太平,没了杨家这把伞,生活肯定会不如现在。   想着这件事情,黑石再度被杨泽取了出来。   四分之一巴掌大的黑色石头躺在杨泽的左手掌心中,他的目光集中落在了黑石上。   就在此时,黑色石头表面好似有无穷黑光迸发出来了一般,交织扭曲在了一起,涌入了杨泽的脑海当中。   杨泽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觉得一阵眩晕从自己的脑海深处猛然冲了出来,紧接着当他意识恢复的时候,他居然出现在了一处漆黑的空间中。   这一切发生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,杨泽的意识,就被那块黑色的石头卷到了另外一个地方。   看着黑漆漆仿若没有边界的空间,即便是之前已经看见过好几次了,杨泽的心中还是难免会有波动,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,才能够造出这黑石。   就在杨泽出现在这里之后过了数息的时间,漆黑的空间中有道灰光闪了一下,一道灰色身影陡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。   这道灰色身影的样貌赫然和杨泽一模一样,只是这灰色身影浑身没有任何灵动的感觉,犹如死物一般。   第一次见到这灰色身影出现的时候杨泽是有被吓到的,不过现在他已经知道这灰色身影是干什么的了。   只见到这灰色身影的身体内部突然有个光点冒了出来,这一点白光冒出之后,灰色身影直接盘膝坐了下来。   灰色身影的内部有一道细长的光线,从那光点中释放了出来,沿着灰色身影内部游走了起来。 “海心诀第一层的运转路线!”杨泽默默想道。   这灰色身影就是黑石为他打造出来最好的一个师傅,因为这个灰色身影会将他修炼的功法复刻出来,而杨泽,就可以照着灰色身影复刻出来的功法去修炼。   不过究竟是不是完美复刻出来杨泽不知道,但他看到了这灰色身影修炼的海心诀,的确是比小册子上的更加完美。   但是具体的,他还是要找个机会去试探一下他父亲,才好验证。   在杨泽的目光中,灰色身影很快就将海心诀第一层完全运转一遍了,但没有停下,而是重新运转起了第一层。   对于这个情况,杨泽也搞不明白,或许是因为他的海心诀只练成了第一层,所以灰色身影现在也只能够复刻第一层。   而杨泽也在这个时候盘膝坐了下来,跟着灰色身影展现出来的修炼路径,一起修炼了起来。   以前的杨泽修炼海心诀上留下了不少漏洞,都被杨泽这段时间利用黑石给扭转过来了,还因此快冲破到第二层了。   如今的杨泽海心诀运转起来,身上表皮的毛孔在这个时候快速闭合关闭,如此反复不停。   杨泽展现出来的海心诀运转速度,比起灰色身影,也不逞多让。   很快海心诀的第一次也被杨泽运转一遍了,但是他也没有停下,而是跟着灰色身影疯狂修炼了下去。   此次进入黑石他早就做好了打算,必须要冲破到引气境再停下。   不知道运转了多少遍,杨泽的体内那短暂凝聚出来的一缕真气,这个时候在体内快速游走,刺激着杨泽的毛孔张开。 “好,我就给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。”   没有拒绝,杨元震盘膝坐在了房间中的蒲团上面,开始运功,他身上的气息也因此开始波动了起来,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气势渐渐地变强起来。   杨泽往后退了几步出去,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运功的杨元震,只是十多息的时间,他的眼眸深处就出现了一丝喜色。   尽管以他的眼力无法完全看透杨元震,但他根据他观察黑石中灰色身影的这些时日以来,杨元震在海心诀的造诣上,不如灰色身影。   “发了,我手上的海心诀真的是完美的海心诀!”杨泽的心中十分激动,但他没有流露出半分。   没有多久杨元震就演示结束了,他完全不担心杨泽会借着这个时候将海心诀给学走,还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有哪个天才可以看人运功就学会内功心法的。   只是他不知道杨泽的真正目的,借着杨泽又装模作样的提出了几个修炼海心诀中遇到的问题,杨元震都是一一帮他解答了。   直到过去了半个时辰的时间,这场问答才结束了。   “父亲今日的指导让孩儿未来可以少走一大段的弯路,多谢父亲指导,还不知道今日父亲来,是有什么事情。”话锋一转,杨泽问了出来,他可一直没有忘记杨元震是来说事情的。 池小泉多强欲留,留他不住恣他流。 一起来看囡囡

想到了这里,杨泽立马就意识到了父亲口中所说的这个名额,是有多么珍贵了,势必会引起一场激烈的争夺。   而他们杨家的这个考核名额,一样是会引起一场激烈的争夺,毕竟要是能够进入武院,那人生轨迹都在会发生变化。  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,这个名额,要在他们兄弟三人中选出一人,而看他父亲现在的意思,这个名额要给谁,已经有结果了!   “这个消息,可是为父花了不少的代价这才知道的,至于这个名额,对我们杨家来说更是重要!   整个渔阳城中,能够有考核名额的家族可不多,这次我们杨家,一定要借助这个名额,将子弟送入舞阳武院!”   杨元震的声音中满是坚定,身为杨家的掌舵人,家族里面若是能够出一个武院弟子,对杨家的臂助会有多大,他非常清楚。   看着脸色渐渐恢复成平静模样的杨泽,杨元震知道杨泽已经懂了,话挑明来说也好,这件事根本就藏不住多久,与其到时候惹出事端来,倒不如现在就解决掉。   “你大哥要是离开之后,我这脉中,就属你最优秀了,而有你在,不利于你三弟的发展,所以你早点出去锻炼,未来我会尽量给你安排好一条路的,若是你能够将产业打理好的话,帮你在官府中谋一个职位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 杨元震说的很轻松,他知道杨泽的内心或许会很愤怒,但他也没有办法管那么多了。   “父亲,三弟才十岁,你就已经替他安排好这一切了吗。”   杨泽的声音很是平静,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杨山,他跟杨海是一母同胞生的,而他们的母亲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。   杨山是杨元震续弦之后生的,杨元震现在很是疼爱自己的夫人,对于这个小儿子,自然也是爱屋及乌。   杨海若是真的能够进入武院,那么未来不可能执掌杨家,而家主这个位置,杨元震选择给了杨山,他杨泽,则是要彻底离开杨家,这就是杨元震安排好的一切。   “泽儿,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产业的,只有你三弟执掌家族,才能让家族发展的更好,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。”   “那武院名额呢,我就一点希望都没有吗?”   “你大哥的资质比你要好出许多,我们只有一个参加考核的名额,必须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。”   “要是我能打败大哥呢?” 本来想要走开的杨泽立主了,看了一眼那狂妄的杨德一。   “希望你不要后悔,演武场见。”只说了一句话,杨泽就朝着庄园中专门修建出来供他们实战演练的演武场走了过去。   杨德一没有想到杨泽会答应,但是话已经说了出来哪里能够反悔,也是快步跟了上去。   当杨德一和杨泽一起站上演武场的时候,消息已经在庄园中扩散出去了,大量的人都在往演武场那边聚集了过去。   资质平平的杨泽时隔多年再度出现在演武场,本就是一个劲爆的新闻了,结果还是要和杨德一比试,这就更加劲爆了。   演武场上,看到那么多人聚集着,杨德一的心中十分激动,他觉得自己扬名的机会就要来了,正面击败一个不得宠的二少爷,肯定能够让自己在杨家的地位再度提升。   激动的心情让他的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,还没有出手的他,已经幻想起了等下一拳打趴杨泽是什么样的状况了。 慵对客,缓开门,梅花闲伴老来身。 囡囡 不用思量今古,俯仰昔人非。

发布于 2024-05-23 23:13:50
收藏 079
分享 341
评论 487
点赞 025
目录

    0 条评论

   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,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