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妹妹有点怪

并驱从两肩兮,揖我谓我儇兮。 渔阳城,南城杨家,一座别院里。   黑衣少年在蒲团上盘膝打坐,此刻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下,少年的皮肤显得有些黝黑,但嘴唇,却是没有一丝血色。   “呼!”   少年吐出了一口长气,一缕白气自他的口中喷吐而出,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便消失不见了。   若是此时有世俗武者在此看到一个少年居然练出了真气,定然会震惊不已!   当今这世道,一般人可没有这个本事。   长气吐出,少年的眼睛睁开,内中有精芒一闪而过,转眼便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木然,但只是瞬息的时间,这木然也已经不见了。   是啊,他来到这个世界,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,从一开始的茫然失措,到现在,终于是差不多能够接受了。   一个月的时间,其实不是很长,他还是强迫自己融入到这个世界的。   他叫杨泽,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杨家庄园内的一座小别院,而他的身份,是这杨家的二公子。   而杨家,在这整个渔阳城中也是名声不小,底下产业暂且不说,家主杨元震,便是渔阳城中有名的高手,即便是官府中,也有不少人与他交好。   看起来这个身份很不错,毕竟自己的爹那么厉害,自己身为他的儿子,日子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,但只有杨泽自己知道现在自己的地位。   首先就是杨家的家主杨元震,他一共有三个儿子,杨泽排在老二,各方面都比不上他的大哥,他那个大哥还瞧不起他。   单单看他现在住的地方就知道了,整个家族的嫡系都住在主宅,唯独他一个人搬到了别院来,待遇可见。   其次就是为何会这样的原因了,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他的资质,太平平无奇了。   他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名叫天武的王朝,虽然杨泽还没有出去转过,但是他也知道这个王朝是一个崇尚武风的地方,强者为尊。   在这里只要是有点家世的,几乎每一个人从小就会开始练武,希望能够成为一代强者,而杨家,更是不例外了。   杨泽身为杨家的二公子,从八岁开始修行最基础的拳脚功夫,到现在已经有十年的时间,也没有修炼出什么名堂出来,在整个家族中都是出了名的。   因为如此,杨泽在十四岁那年就被父亲喊着,搬到了这别院来,平时生活除了一个老仆人会照顾他之外,再也没有其他人了。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东西,是因为他穿越到这里后黑石往他脑海中灌输了一段记忆下去。   但是记忆归记忆,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厉害,还有待鉴定。   不过杨泽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,这东西是真的有用处的,起码让自己的修炼上快了不少了。   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,触摸到了一块旮沓,一块黑色的石头被他取了出来,落在了他的掌心中,这便是黑石。   看起来和路边的普通石头别无两样,但是杨泽知道就是这块石头在他走出小区的时候砸中了他,将他带来了这个世界。   之后也是这块石头成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唯一依仗,可谓是造化弄人,不过也正说明了这块石头,绝对是一个有大来历的宝贝。   正在此时,他的房门突然被敲响了。   “二少爷,该吃东西了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。   听见了这个声音,杨泽的眉头微皱,但转瞬就恢复了正常。   杨泽翻手间将黑色石头收了起来,转身站了起来。   “老谢,把饭菜端进来吧。”   话音刚落,房门就开起来了。 老谢走了,杨泽并没有问太多事情,自己活了两世,有些事情知道个大概,也就能够猜出来了。   杨德一,此人和他不对付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。   这个杨德一是杨家一位长老的孙子,年纪和杨泽相仿,但因为是杨家旁系,所以在杨家中能够得到的资源比起杨泽就少多了。   但其天赋却是比杨泽好,用着比杨泽少的资源,同样是修炼海心诀,却是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将海心诀第一层修炼到顶峰了,只差一步,便可以练出真气,将海心诀第二层练成,踏入引气境。   同时这杨德一还主动去抱住了杨泽的大哥,杨海的大腿。   平日里为了讨好杨海,可是费尽了心思,知道杨海不喜杨泽,更是没有少针对杨泽。   所以杨泽才会一听到家族中有对自己不好的言语,一下子便猜出是这人了。   不过这次的事情听来倒是不小,那打理杨家的产业,看似是重用他,实际上是将他调离了杨家的核心圈子。   他们几个兄弟年纪还不是很大,若是在这个时候被调离杨家的核心圈子,那在家族中的声望就会因此降低不少,未来恐怕再难掌握家族大权。   “不对,父亲平日里虽然不重视我,但也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,他也不可能现在就扶持大哥上位,这背后,恐怕有人在作祟!”杨泽喃喃自语道,心中一个个面孔已经是快速浏览过去了。   “杨德一的爷爷!” 点击查看我的妹妹有点怪

“好,我就给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。”   没有拒绝,杨元震盘膝坐在了房间中的蒲团上面,开始运功,他身上的气息也因此开始波动了起来,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气势渐渐地变强起来。   杨泽往后退了几步出去,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运功的杨元震,只是十多息的时间,他的眼眸深处就出现了一丝喜色。   尽管以他的眼力无法完全看透杨元震,但他根据他观察黑石中灰色身影的这些时日以来,杨元震在海心诀的造诣上,不如灰色身影。   “发了,我手上的海心诀真的是完美的海心诀!”杨泽的心中十分激动,但他没有流露出半分。   没有多久杨元震就演示结束了,他完全不担心杨泽会借着这个时候将海心诀给学走,还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有哪个天才可以看人运功就学会内功心法的。   只是他不知道杨泽的真正目的,借着杨泽又装模作样的提出了几个修炼海心诀中遇到的问题,杨元震都是一一帮他解答了。   直到过去了半个时辰的时间,这场问答才结束了。   “父亲今日的指导让孩儿未来可以少走一大段的弯路,多谢父亲指导,还不知道今日父亲来,是有什么事情。”话锋一转,杨泽问了出来,他可一直没有忘记杨元震是来说事情的。 “不可能的事情,你大哥的功力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,同辈人能够胜过他的,渔阳城中也没有几个,你还是死心吧。”   “我可以答应父亲安排的一切,但是我希望父亲能够答应我一个请求。”   “说吧,只要不是太过分,我都能答应你。”   “我想修炼黑虎刀法,另外三个月后,我希望能够和大哥比试一场,不管输赢,那时我都会接受安排。”   杨泽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,杨元震沉默了,但是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杨泽的请求,因为在他的心里,杨泽是不可能打败杨海的。   黑虎刀法,他也传给杨泽了,看来杨泽早就知道了杨海在修炼黑虎刀法的事情,不然也不会提出这个要求,想要一场公平的比试。   杨元震走了,而杨泽的内心,现在也是非常复杂,突破的喜悦在这个时候荡然无存。  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看出了没有转圜的余地了,他现在也是放手一搏。 有外挂在身,他若是能够进入武院,有极大的可能能够成为一方强者的,他不想轻易放弃这个机会,到了这个世界,有机会摆在自己面前,那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。   凭借黑石,三个月后打败杨海,不是做不到的事情,若是那时候他赢了,杨元震改变主意,可以去参加考核的人,那就是他了。   即便最后还是不行,他得到了黑虎刀法,再加上海心诀,在渔阳城中拼出属于自己的基业的可能性,也会增大几分。   大早上出了这个事情,杨泽也没了心情再静心修炼,而是到了院子里打起了拳。   随着他的功力长进,一拳打出,空气抽了一下,拳风呼出,颇有声势。   没有停止,杨泽一拳拳接着打了出去,他所打的也不是高深的拳法,而是他小时候练习的最基础的拳法,现在被他耍来,倒也有几分样子。   一直等到了太阳落下去后院子里的声音才停了下来,浑身是汗的杨泽才肯进屋修行。 复此匆匆别,苍然惘惘情。 一起来看我的妹妹有点怪

……   第二天杨泽走出了院子,来到这里一个月了,他还没有出去转转,今天想在庄园里面转转。  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房门,一个穿着黑色劲装,年纪看起来与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。   见到杨泽出来,这个灰衣男子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,一个不是很友好的笑容。   “呦,看来我今天还来对了,没有想到我们的缩头乌龟二少爷今天还敢走出来。”杨泽还没有开口,这灰衣男子先说话了。   “杨德一,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玩这些把戏。”杨泽的眼中满是厌恶,此人就是那杨德一,看来是得到了他要和杨海比试的消息了,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。   “怎么了,敢挑战大少爷,结果见到我就想逃走啊,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,就趁早走吧,别三个月后丢人现眼,要不然,今天先跟我来练两下子?”杨德一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。 本来想要走开的杨泽立主了,看了一眼那狂妄的杨德一。   “希望你不要后悔,演武场见。”只说了一句话,杨泽就朝着庄园中专门修建出来供他们实战演练的演武场走了过去。   杨德一没有想到杨泽会答应,但是话已经说了出来哪里能够反悔,也是快步跟了上去。   当杨德一和杨泽一起站上演武场的时候,消息已经在庄园中扩散出去了,大量的人都在往演武场那边聚集了过去。   资质平平的杨泽时隔多年再度出现在演武场,本就是一个劲爆的新闻了,结果还是要和杨德一比试,这就更加劲爆了。   演武场上,看到那么多人聚集着,杨德一的心中十分激动,他觉得自己扬名的机会就要来了,正面击败一个不得宠的二少爷,肯定能够让自己在杨家的地位再度提升。   激动的心情让他的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,还没有出手的他,已经幻想起了等下一拳打趴杨泽是什么样的状况了。 有外挂在身,他若是能够进入武院,有极大的可能能够成为一方强者的,他不想轻易放弃这个机会,到了这个世界,有机会摆在自己面前,那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。   凭借黑石,三个月后打败杨海,不是做不到的事情,若是那时候他赢了,杨元震改变主意,可以去参加考核的人,那就是他了。   即便最后还是不行,他得到了黑虎刀法,再加上海心诀,在渔阳城中拼出属于自己的基业的可能性,也会增大几分。   大早上出了这个事情,杨泽也没了心情再静心修炼,而是到了院子里打起了拳。   随着他的功力长进,一拳打出,空气抽了一下,拳风呼出,颇有声势。   没有停止,杨泽一拳拳接着打了出去,他所打的也不是高深的拳法,而是他小时候练习的最基础的拳法,现在被他耍来,倒也有几分样子。   一直等到了太阳落下去后院子里的声音才停了下来,浑身是汗的杨泽才肯进屋修行。 昔骑天子大宛马,今乘款段诸侯门。 我的妹妹有点怪 看沙更觉蓬莱浅,数日空惊霹雳忙。

发布于 2024-05-24 00:25:35
收藏 294
分享 716
评论 525
点赞 020
目录

    0 条评论

   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,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~